中产阶级子女教育何以解忧?出国留学可是“杜康”

- 2018-01-30 -

  子女教育问题是国内中产阶级焦虑的一个重要症结,幼升小、小升初等一度成为现象级的话题。不过,无论幼升小、小升初,还是奥数热、补习热,无不是期望子女未来能够“超越自我”。

  事实上,随着中国中产阶级的崛起,能够支付自费留学费用的家庭不断增加。因此,出国留学俨然成为解决中产阶级焦虑的一个途径。

  全球化智库(CCG)与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日前联合发布《中国留学发展报告(2017)》显示,2016届本科毕业生留学绝大多数(91.8%)以“父母亲友资助”作为首要经费来源,而主要依靠国外打工收入、国外大学或国外机构资助的两类留学生仅分别占到3.5%和3.2%。

  对2008至2016届本科毕业生留学的家庭职业阶层调查数据显示:2016届中“管理阶层”基于普遍较高的收入水平始终居于首位,占比约26%;排在第二位的是“专业人员”家庭,占比接近26%;而“产业与服务业员工”家庭约占17%。

  同时,CCG课题组在对赴亚洲、大洋洲、欧洲和北美洲四个地区留学的本科毕业生调查发现,赴北美洲留学的本科毕业生中,56.4%的学生家长属于“管理阶层”,33.1%的学生家长属于“专业人员”。赴亚洲留学的学生,留学费用相对较低,是“产业与服务业员工”家庭的主要选择方向之一。

  当然,家庭的教育背景也是影响本科毕业生留学的关键因素之一。学历相对较高的家庭对子女出国留学的支持力度也相对较高。对2008至2016届本科毕业生留学的家长教育背景调查数据显示,高学历家庭出身的留学生比例约为六成。从2010届起,高学历家庭的大学毕业生留学比例保持在70%左右。

  家庭资助作为大学毕业生留学的主要经济来源,反映出家庭背景对于其留学选择影响极为重要。由于“管理阶层”家庭学生所占比重最高,因而大学毕业生留学最为青睐的专业为管理学。

  报告显示,工商管理学是连续数届赴四大洲的本科毕业留学生最受偏爱的专业。在大洋洲、欧洲、北美洲、亚洲四大洲留学的学生中,选择该专业的学生比例分别占54.8%、37.9%、26.3%、19.1%。

  然而,赴北美洲的学生选择工程科学的比例最高,超过1/4,赴大洋洲、亚洲、欧洲留学的学生选该专业的较少,分别为占15.4%、13.3%、12.9%。不过,赴北美洲留学攻读MBA的比例为2.6%,高于亚洲的1.2%、大洋洲的1.2%、欧洲的0.6%。这显然也与大多数学生来自“专业人员”、“管理阶层”家庭有关。

  在本科毕业生赴北美洲留学的理由中,“学习先进的知识和技能”排在第一位,占比29.3%;“增强职业竞争力”,是学生赴其他地区的首要理由,其中亚洲的比例最高,为34.7%,欧洲和大洋洲分别为30.4%和28.3%。通过对理由进行分类对比,可以发现,“增强职业综合竞争力”以及“接受先进的教育方式”、“学习先进的知识和技能”、“增加见识,了解他国文化”这四项理由均是从学生自身发展出发。

  由此可见,在家庭资助及专业选择影响下,本科毕业生出国留学的计划性与目的性较明显,关注的内容多为提升自身竞争力。这在很大程度上确保中产阶级家庭子女实现留学成功的目标。


相关新闻